歡迎您訪問太原市匯景通液壓機電設備有限公司官網!

+86 0351-7124066

搜索

Taiyuan Huijingtong Hydraulic and Electromechanical Equipment Co., Ltd.

Taiyuan Huijingtong Hydraulic and Electromechanical Equipment Co., Ltd.

目前公司主要生產系列液壓泵站和單體綜采支柱修復成套設備二大系列42種規格的液壓設備,廣泛應用于冶金、煤礦、焦化、機械等行業.

聯系電話:
0351-7124066  0351-7120706

公司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榮軍北街9號


?2018  太原市匯景通液壓機電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冀ICP備11016370號-2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太原     

太原市匯景通液壓機電設備有限公司

>
>
>
三季度外幣貸款規避信貨規模管制大幅增加

三季度外幣貸款規避信貨規模管制大幅增加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06/28
【摘要】:
本報記者杜艷北京報道一方面,人民幣貸款收緊明顯,另一方面,外幣貸款增勢洶涌——這是在同一種貨幣政策下,中國信貸市場上演的一出獨特的“雙簧”。商業銀行人士稱,由于外匯貸款并不納入人民幣信貸規模管制,這成為不少銀行人民幣貸款規模之外,滿足部分客戶融資需求的新途徑。另外,隨著人民幣升值預期的不斷走高以及美元貸款的低利率,通過境內外市場即期與遠期之間的騰挪,企業套利空間浮現并呈放大之勢。從年初的負增、到年

本報記者 杜艷 北京報道

一方面,人民幣貸款收緊明顯,另一方面,外幣貸款增勢洶涌——這是在同一種貨幣政策下,中國信貸市場上演的一出獨特的“雙簧”。

商業銀行人士稱,由于外匯貸款并不納入人民幣信貸規模管制,這成為不少銀行人民幣貸款規模之外,滿足部分客戶融資需求的新途徑。另外,隨著人民幣升值預期的不斷走高以及美元貸款的低利率,通過境內外市場即期與遠期之間的騰挪,企業套利空間浮現并呈放大之勢。

從年初的負增、到年中的反彈、再到三季度的快速平穩增長,外幣貸款在短短9個月里,一路向前,高歌猛進,演繹了一條與人民幣貸款截然不同的上行線。單月新增已經從1月份的-85億美元,躍增至9月的177億美元,外幣貸存比更攀上169%的高峰。

這種強勁的增長,不僅對央行的貨幣信貸調控帶來了新的難度,也對境內市場的外匯流動性帶來了新的壓力。

猛增的曲線

央行數據顯示,外匯貸款年中以來上升趨勢分外明顯,在各銀行人民幣貸款相繼收緊的情況下,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1-9月,中國金融機構單月新增外匯貸款分別為:-85億美元、-42億美元、43億美元、70億美元、124億美元、372億美元、110億美元、192億美元、177億美元。

上述數據表明,5月開始,外匯貸款增勢明顯,此后在6月份創下峰值,進入三季度呈現高位穩步增長態勢。

從同比數據來看,外匯貸款自去年年中進入跌勢以來,這一勢頭在今年一季度達到谷底,此后開始逐步反彈。

央行數據顯示,今年3月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各項貸款余額2352億美元,同比增長-11.69%。而進入9月,各項外匯貸款余額已經達到3433億美元,同比增長28.34%。

某大型銀行人士告訴記者:“外匯貸款三季度以來的確增長明顯。”1-9月,該行新增外匯貸款已經達到近400億美元,約相當于2700億元人民幣,幾占該行當年新增人民幣貸款的1/3。

這并非一家現象。

上海某股份制銀行貿易金融部人士亦稱,外匯貸款從年中開始有了明顯增長。他說:“壓力最大的是6月份,那時候各項指標完成都不太好,從三季度開始,輕松點了。”

深圳某銀行公司業務部人士也告訴記者,現在企業外匯貸款需求強烈,提款申請明顯增多。

規避人民幣貸款管制

在各銀行紛紛加強人民幣信貸規模管控的情況下,外匯貸款卻一枝獨秀,顯然事出有因。

一位商業銀行人士認為,五大原因促成了外匯貸款的增長,分別是:外匯貸款不受人民幣信貸規模限制、人民幣升值預期、外匯貸款低利率、進出口形勢好轉、企業外匯套利空間呈現。

進入7月份,隨著上半年新增人民幣貸款7.37萬億元數字的出爐,三季度以來信貸市場暗中收緊。這一方面與商業銀行自身信貸結構調整和資本約束有關,另一方面與貨幣政策當局的“指導意見”不無關系。

上海某股份制銀行人士告訴記者,三季度開始銀監會、審計署等相關部門紛紛加強信貸投向審計,尤其以政府融資平臺為主。在此情況下,商業銀行為避免“撞上槍口”,紛紛收緊信貸,企業明顯感到資金面收緊。但外匯貸款由于不受人民幣信貸規模限制,亦不在信貸檢查之列,導致一部分原來使用人民幣貸款的外貿型企業開始轉向外匯貸款。

進入8、9月,人民幣信貸收縮之勢更加明顯。商業銀行在人民幣貸款規模受限的情況下,開始通過“權宜之計”維護客戶關系。這包括資產置換騰挪人民幣貸款規模,以及不受信貸規模約束的外匯貸款。

深圳某國有銀行公司業務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外匯規模不受控制,能維護客戶,下面分支行都樂意做。這是因為,我們有各項考核的壓力,外幣存款、國際業務結算量等都仰賴外匯貸款附帶完成。”

此情況下,一部分無法以人民幣貸款滿足的外貿型客戶,在外幣貸款方面找到了新的融資空間。

目前,外匯貸款除了受到存貸比的限制外,主要受到銀行外匯頭寸的限制,而不受人民幣信貸增長頭寸的限制。據央行數據,截至9月,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各項貸款余額3433億美元,各項外匯存款余額2032億美元,貸存比高達169%。

企業隱秘套利通道

導致外匯貸款猛增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人民幣升值預期,及由此呈現的豐厚套利空間。

去年四季度開始,境外市場人民幣開始出現貶值預期,但很快,隨著中國各項宏觀數據的好轉,逐步被修正,直至5月起人民幣由貶轉升,NDF市場重拾升勢。

中國銀行(4.08,-0.06,-1.45%)全球金融市場部研究員石磊說,近來人民幣升值預期進一步升溫。10月26日,境內人民幣兌美元1年期遠期報價已達6.7554,而NDF報價則高達6.63左右,3年期NDF市場報價達6.08,相當于未來3年升值約10%。

美元相對弱勢的情況下,即期借入美元,遠期以人民幣購匯償還美元變成了一本萬利的生意,企業套利空間浮現。

目前,企業的美元貸款利率基本上是在LIBOR基礎上加點生成。由于外幣貸款利率不存在管制,各銀行根據不同的客戶評級、不同的貸款期限,給予的加點相差巨大,從70BP到200BP不等。以6個月期LIBOR計算,6個月期美元貸款利率大約為0.67%-0.8%,遠低于同期限人民幣4.86%的貸款利率。

若加上人民幣升值預期因素,企業不僅可以完全靠匯率來覆蓋外幣貸款成本,還可以取得不錯的套利收入。

石磊說,如果企業在境內即期借入美元,而同時在境外NDF市場遠期買入等額美元,匯率升值受益扣減境內美元貸款利率后,企業不僅可以完全補平貸款利息,而且可獲得2%左右的年收益。

這成為不少企業對外幣貸款趨之若鶩的重要原因,亦無意中填補了銀行人民幣貸款規模限制之痛。商業銀行人士稱,不少有進出口業務的客戶都通過在香港注冊分公司,然后取得NDF交易資格來達到境內外的套利。

為了多補充銀行的外匯頭寸,以應對外匯貸款的需求上升,商業銀行開始加緊外幣吸儲。

央行壓力

外匯貸款的洶涌,正在外匯市場上生成新的波瀾,盡管其不能用于結匯在境內支付,進而對我國的基礎貨幣造成很大影響,但依然挑戰了央行的貨幣信貸調控。

而且,外幣貸款不能結匯及用于境內支付的規定,并非全然杜絕了“結匯后回流市場”的可能,企業曲徑通幽將外匯貸款結匯后的“二次反流”亦可能繼續挑戰信貸政策。

同時,外幣貸存比的高企,亦讓市場流動性呈現隱憂。

多家商業銀行外匯交易人士均反映,“銀行間市場外幣頭寸趨緊、各銀行頭寸都很緊。”

緊的原因,一方面與外匯需求強勁有關,另一方面亦與外匯供給減少相關。

“結匯很多,大家都不愿意持有美元。”商業銀行外匯交易人士告訴記者。這導致在全球市場美元毫無升息的情況下,中國各大銀行紛紛調整美元存款利率,以求“美金”入囊。

而另一方面,在機構大量結匯的情況下,由于商業銀行依然實行外匯綜合頭寸管理,必須將頭寸上限之外的美元賣給央行,導致央行外匯占款迅速增長。

金融機構人民幣信貸收支表顯示,9月份外匯占款增加4067.69億元,創造了前9個月的最高紀錄。而今年前8個月的數據基本都維持在1000億元-2000億元左右。其中,7月和5月最多,分別為2204.56億元和2425.65億元,除此之外,均在2000億元之下。

外匯占款多增的背后,將直接表現為基礎貨幣投放的增多。這將進一步挑戰業已超出調控目標的貨幣供應量調控。

轩辕传奇高级藏宝图